新聞中心

新聞中心News Center

聯系我們Contact

包頭市明冠玻璃有限公司

聯系人:趙經理
電話:13948732333
地址:內蒙古包頭市青山區裝備工業園興業路北段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企業新聞

內蒙鋼化玻璃 玻璃是什么時候傳入中國的?

發布日期:2018-08-25 作者: 點擊:200

   中國什么時候開始使用玻璃?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新出版的《雍正十年:那條瑞典船的故事》,從一個側面,解答了這個有趣的歷史問題。(內蒙鋼化玻璃) 

   雍正年間,廣州的對外貿易日漸繁榮。每年夏秋之際,計有進二十條西洋貿易大船到港,分別來自英國、法國、荷蘭,奧地利和瑞典。這些大船前來購買中國的茶葉、瓷器和絲綢,雖然船上帶來的基本上都是白銀,一般是三至五噸重的西班牙銀幣,但是也有一些西洋物產,比如呢絨,鐘表等,其中有一樣比較特別的物產,是玻璃。 (內蒙鋼化玻璃


   當年承接外洋船廣州貿易的洋貨行行商,基本上都是來自福建的熟手商人,家資巨富,在廣州城外西南角所建造的洋貨行,規模十分巨大。行外有店鋪,行內有巨大的倉庫,貨場,還有靠江邊的專用碼頭。洋貨行旁邊,還建造了專門的庭院,既有對外的獨立門戶,有可以直接通往洋貨行。庭院內至少是一棟兩層建筑,格局和當時的民居大不相同,乃是供外洋船租用,作為外洋之人在廣州貿易時候的居停購物之所。 

  既然是夷館,所以建筑格局相當洋化。洋貨行依江而建,所以靠江邊,通常還建造有一個很大的陽臺。兩層樓房,也是當年廣州城內外絕無僅有的新穎形式。洋貨行的行商早期進口玻璃,大概是為了建造夷館所用;二樓窗戶裝上玻璃,十分氣派洋氣。這種夷館建造得相當完美,也很值得;當年外洋船租用這樣的一個庭院,一個貿易季節,要花近一千兩白銀。(內蒙鋼化玻璃) 

   玻璃用起來之后,自然是有人眼饞。但是行商們一來都是沒有功名的白丁,二來都是來自福建的土佬,雍正朝初年,官府和廣州的士紳,基本上是看不起他們的。用現代的話說,那些和洋人打交道的福建人,包括行商、通譯和買辦,都是主流社會之外的人。因此玻璃一物,雖然在雍正初年即有進口,但是使用十分局限。 (內蒙鋼化玻璃)

   雍正七年,公元一七二九年,雍正皇帝起復遭到罷免的原廣西巡撫,滿洲上三旗包衣奴才祖秉圭,出任粵海關監督一職。祖秉圭之前,粵海關監督一職,一直由廣東巡撫兼任;從祖秉圭起,單獨任職,名義上是戶部所派遣的官員,其實是直接秉承內務府的指令;祖秉圭官居二品,兼監察御史銜,而且有密折直奏之權,無論是權勢地位,均不亞于廣東巡撫。 

  祖秉圭和前任粵海關監督,廣東巡撫楊文乾的作風大不相同。一是專心為內務府搜羅奇珍異寶,二是因為要辦好差使,加上貪心大熾,所以和這些富裕的 福建佬,打得十分火熱;特別是和當時較大的洋貨行,廣順行的行商陳壽觀,關系好到了稱兄道弟的程度。這樣一來,行商那里有什么好東西,祖秉圭自然都十分熟悉。一來二去,這玻璃成了祖秉圭進貢的好東西了。 (內蒙鋼化玻璃)

   據清宮檔案記載,雍正九年,祖秉圭送往宮中“大玻璃片一塊,長五尺、寬三尺四寸,隨白羊絨套木板箱”。這等大塊玻璃,萬里迢迢來自歐洲,再由陸路小心運到京城,倒也實在是不可多得之物;皇上龍心大悅,不在話下。雍正年間皇宮之中開始使用這種進口的洋玻璃,結束了中國歷史上幾千年一直用紙糊窗戶的歷史。如此說來,這祖秉圭算是相當有功勞的。 

  但是萬里迢迢,專人護送大塊平板玻璃到北京,畢竟是勞師動眾的大事情;只有皇上才享用得起。祖秉圭在北京,皇親國戚當中的三大爺四大媽向來對之十分照顧,現在有了海關監督這樣的美差,自然十分想著報效些特別的好玩意。這樣一來,進口的平板玻璃,終于搖身一變,成了北京城富貴之家的玩物,稱為玻璃圍屏。 

   所謂玻璃圍屏,就是雇用精細的廣東木匠,用上等硬木,如紫檀花梨等,制作一個木頭架子,精雕細琢。然后把進口的玻璃片鑲嵌起來,這成了一幅圍屏。然后再請高明的畫匠,在玻璃上面畫上山水人物,栩栩如生。這樣的一幅圍屏送到北京,那些王公貴族無不喜愛。這圍屏制作早期是否出自祖秉圭的主意,倒也不得而知,但是祖秉圭數次進貢玻璃圍屏,另外大量制作,分送北京的三大爺四大媽,的確是有稽可查的事情。如雍正九年四月,給皇上送去玻璃圍屏二架,計二十四扇;皇上想來很是喜歡,特意下旨,交內務府總管海望收藏。一時之間,玻璃圍屏成了王公貴族家中顯赫的擺設。 

   這種把進口的西洋玻璃,改成珍玩的辦法,倒也十分別出心裁。日后廣州出了不少有名的木匠,甚至有進宮中造辦處,成為一代名匠之人。有清一代,廣州的玻璃畫居然蔚為大觀,特別是仿照西洋筆法,在玻璃上描畫人物肖像,更是不斐。如乾隆年間廣州的著名行商,三品頂戴的潘振成,他在乾隆中葉送給瑞典東印度公司大班的玻璃肖像畫,至今掛在瑞典哥德堡的歷史博物館里,畫工十分精良,人物栩栩如生。木器制作和玻璃畫和玻璃圍屏的大量制作,應該也有相當關系。 

   卻說祖秉圭,因為將玻璃圍屏大量送往北京的三大爺四大媽,自己倒是落下了巨大的虧空。雍正十年秋天,祖秉圭被革職鎖拿,追查出來的貪賄總數有十五萬兩之巨,但是抄家追索,祖秉圭卻只能歸還二萬二千兩銀子。許多銀子,都變成了玻璃和玻璃圍屏,送到了北京。這自是后話。 

   檔案記載,其實康熙三十四年內務府曾經設立過玻璃作坊,由傳教士指導技術,仿西洋之法制造玻璃。但是這個大內作坊技術很不過關,做出來的玻璃一塌糊涂,想來這玻璃作坊也很快流產了。宮中真正使用玻璃,并且在北京富貴人家流行用玻璃制作的精致圍屏,當是粵海關監督祖秉圭一手推動,使用的乃是廣州進口的西洋玻璃。時在雍正七年至十年之際。(內蒙鋼化玻璃)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sxcliekg.cn/news/1040.html

相關標簽:

最近瀏覽:

相關產品:

相關新聞:

包頭市明冠玻璃有限公司

我是靠买足彩赚钱生活